新闻是有分量的

【中国梦·践行者】听漏22年:不闻妻叹息 惟闻水

2019-05-15 12:40栏目:精选
TAG:

“听筒”放在水管上,认真聆听是否有漏水声。

大洋网讯 每天,医院里的医生为患者听诊,一支听筒作用显著。而在一座城市里,深埋地下漫长的供水管网可谓生命线。同样,也有一群拿着听筒的人每日在守护,他们是听漏工,尽管这并不为人所熟悉。

在佛山水业集团就有一支20多人的听漏工队伍,他们每天主要工作就是穿梭在佛山的大街小巷,巡查数千公里的水管。通过倾听地下水流的声音,寻找和确定漏水点,预防突发性爆水管、大面积停水的发生,减少安全事故,也为佛山城市发展节约宝贵的水资源。据统计,2018年在禅城一共查漏1130宗,避免了约120万立方米的自来水流失。

查漏:一根听音杆 随时来听漏

早上9时,记者来到位于禅城老城区的人民西路,佛山市水业集团迅科管道探测有限公司工程队队长钟炎胜和两位同事正准备开始一天的巡查工作。套上鲜艳的制服,钟炎胜拿出了几根超过1米长的奇特工具,一根铁条接着一个圆盘底座,“这叫听音杆,是我们‘听漏工’最基础的工具了”。就在记者疑惑之时,钟炎胜带着记者来到路边一个井盖旁,用铁钩把井盖拉开,再把奇特工具的铁条部分伸入放在水管上,耳朵则贴紧圆盘底座,认真地聆听。钟炎胜告诉记者,听音杆主体是一条实心的不锈钢钢条,在钢条顶部连接了一个听筒,“水流的声音通过钢条传导,听筒里的铜片产生振动,人就能感觉到了。别看简单,一支要4000元呢。”当然,钟炎胜提到外露的水管与外界接触也会产生声音,但与漏水的声音不一样,这就需要经验判断了。

在一座居民楼门前听水管时,钟炎胜有了发现,“这里声音就不一样了。”记者也尝试着使用听音杆,听到了一种极其细微类似烧水时的嗡嗡声。钟炎胜打开旁边的井盖,里面的确不断有自来水涌出,“这个水量,一小时起码流走8~10立方米水。不仅浪费水资源、影响居民水压,还会加速腐蚀其他水管,埋下漏水隐患”。随即他用仪器确定水管走向和漏点位置,然后用红色油漆标记“水”字,现场拍照,再将照片和微信定位上传至水业集团的系统,通知抢修队来补漏。

巡查:每天10公里排查 引来好奇目光

一路上,如果有裸露的水管,钟炎胜就用听音杆探查,有井盖就拉开看看有没有水流动,水管比较深的还要弯腰俯身甚至趴地,而这样的巡查每天都要进行,寒暑不分,听漏工们日常行走可以达到10多公里。据介绍,仅禅城区就有接近2000公里的地下水管,全部巡查一遍也要几个月时间。为此,钟炎胜把禅城划分为多个小区域,发现漏水点越多的区域排查也相对频繁。而且不仅仅水管,包括消防栓、阀门、下水道等都是钟炎胜重点检查的部分。工作久了,他还会特别注意一些常人难以察觉的细节,“比如地面有水渗出、有青苔长出甚至一片草地某块草较青绿浓密,都可以提示我们这附近可能有漏水。”

“敲敲打打在干什么,测量吗?”巡查路上,不少市民都对钟炎胜等人的行为非常好奇。不过,其实很多听漏工都习惯在夜晚出动,宽阔的马路之下有不少粗大的主管网,夜晚巡查环境安静且车少安全,但钟炎胜提到如果靠近居民楼,打开井盖必然会弄出声音影响居民休息,“有次在夜晚抢修作业产生了噪音,就曾引起居民的不满。”因此,为避免不便,钟炎胜和同事也逐渐调整多在白天巡查,而且非常注意与市民相处取得信任,“和市民互动聊天,有时还能聊出哪里有异常”。

记者体验“听漏”。

艰辛:22年坚守2个月“盲探”

听漏工每天多是在街上行走巡查,看似很轻松,但其实他们24小时都要坚守岗位,随时出动处理任务,假期也是如此。据统计,2018年钟炎胜和同事在禅城一共查漏1130宗,避免了约120万立方米的自来水流失。随着水业集团对设备的更新换代和加大维护,城区马路下的主管网已经很少有问题了,漏水主要集中在老旧小区或者农村里,“数年前曾经接到老城区居民反映有漏水,那次不停工作,几天时间查出了5个漏点。”

如果出现漏点排查范围较大或水管埋得较深、材质不同等情况,除了听音杆外,钟炎胜还有听漏仪等高科技仪器助阵缩小范围,但准确定位还是要依靠人。

钟炎胜表示,听漏工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准确定位漏水点,因为地下可能还埋着燃气、电缆、光纤等多种线路。钟炎胜刚当听漏工的时候,光学习用仪器判断不同的管线就用了好几年时间,艰苦的学习也在日后的探漏中得以体现。“之前佛山一条宽阔马路下的水泥管漏水,水管在地下1.8米,而且水泥材质不容易传导探测信号,用了很多方法都无法奏效”,钟炎胜回忆最后不得以在路面钻了200多个孔进行“盲探”,“钻了孔才能把导线放入接触水泥管进行探测,再不断缩小范围,最终花了2个月才找到漏点。”

故事:听漏22年 听得见水声听不见唠叨

据介绍,佛山水业探漏队在1997年成立,从技校机电专业毕业的钟炎胜加入还是机缘巧合,“我去应聘电工,刚好探漏队成立缺人,我一天电工都没做过,领导安排我就去了。”那时钟炎胜还是十七八岁小伙子,天天上街巡查学习,负责给师傅打开井盖,根本不觉得累,“后来添置了仪器也是这样,也没人教,我就反复摸索,不懂就翻书或者问仪器厂家。”正是有了这样的锻炼,钟炎胜逐渐成为技术能手,不仅在佛山业内闻名,还曾多次作为技术顾问到东莞、珠海、阳江等地协助工作。钟炎胜说,听漏工并没有专门的专业,只能由师傅带徒弟,所以他现在也经常让后辈自己上手操作,并总结经验和案例编写一些培训资料,希望可以让更多人掌握。

不知不觉成为听漏工已经20多年,长年累月的探漏也在钟炎胜身上留下了痕迹。除了肤色比较黑之外,记者留意到,由于经常把耳朵抵着听音杆听漏,钟炎胜右耳和颧骨之间已经形成一块微微突出的肉茧,他的听觉产生了一点变化,“很细微的水声我都能听到,但我老婆经常跟我抱怨说‘我讲话你就听不见’,像我和你这样近距离聊也要大点声才行”。

文/广报全媒体记者马俊贤 通讯员全秋娜

图/广报全媒体记者龙成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