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工业大宗商品在中国制造新常态下的前景

2019-05-24 11:47栏目:评测
TAG:

  虽然中国需求的出现在过去十年当中成就了大宗商品的超级周期,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其经济增长放缓的新常态促使从能源到硬商品的方方面面发生大幅修正。如今由于中国经济朝着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变,再加上大宗商品市场价格下调,未来仍有着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为更好地了解这些变化对于大宗商品世界意味着什么,芝商所与香港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 in Research)的高级油气分析师Neil Beridge以及香港SCLowy公司的亚洲研究部主管Miha Chandra坐到一起。

  中国在油价修正当中有着多大的影响?

  Neil Beveridge:中国需求以及疲软的非欧佩克国家供应是石油处于100美元以上区间的主要驱动因素。不过最近的价格修正主要来自供应问题,而不在于需求。由于美国新的页岩开采量,去年我们看到供应实现了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大增长。与此同时,与其他工业大宗商品相比,石油对中国需求的依存度较低,仅占世界总需求的10%。

  我们仍预期全球石油需求截至十年期末会再增长3至4个百分点,而其主要推动因素在于运输需求。在奋起直追的汽车需求驱动下,这当中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增长机会;如果你将车辆密度与韩国或者日本之间进行一下比较,中国的汽车拥有量很容易就会达到三倍。

  4月份中国首次成为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这是否标志着重新恢复活力?

  NB:这方面有两点因素,第一点是供应状况。我们预期中国今年国内近岸石油产量会减少3至4个百分点。另一因素为政策推动,原因在于中国正在利用油价下跌来补充其战略石油储备,以加固其能源安全。但这些仍远低于国际能源署90天紧急石油储备的建议水平。中国只有2亿5千万桶,这意味着它另外还需要6亿桶,而它将可能在接下来5至6年当中以30万桶/日的速度来实现这一点。

  你对油价在今年上半年反弹之后的前景有何看法?

  NB:我们肯定处在一个与以往不同的定价环境当中,没有人看到价格快速反弹至100美元/桶。最大问题在于油价对供应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油价为60至70美元/桶时有这样一种观点,页岩开采仍有利可图,但是要低于该价格,因此钻井数将会减少。我们将最近的修正数据与1986年进行比较,随之发现油价下跌已有十年之久,我们预期这回不会重复这一走势。

  考虑到油价处于60美元/桶时我们所处位置,人们目前是否可以套保?

  NB:我认为这取决于你所处位置如果你是下游客户,比如说航空公司或航运公司,则会有兴趣在此价位上进行套保。但是对上游公司(生产公司)而言,价格还是太低。

  再看看铁矿石,如果你注意到期价格从2011年的180美元/吨下挫至今年的不足50美元/吨,它的确为中国经济放缓所拖累。那么你对这一市场前景有什么看法呢?

  Miha Chandra:是的,铁矿石是受中国走弱影响最大的品种,原因在于它大约要占海运市场的三分之二。

  当你的总体需求有如此高的基数时,那么如果中国经济放缓的话,那么有谁能够取而代之呢?为抵消国内走弱的影响,中国去年增加了其钢出口量,2015年迄今为止差不多要达到1亿吨。这些出口量可能会面临反倾销措施,这意味着钢铁产量在近期保持水平态势或者可能会有所减少。

  不过主要因素还是在于供应状况,其中在低成本铁矿石供应方面存在一定的障碍。全球前四大生产巨头(巴西的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以及澳大利亚生产商Fortescue Metals)相互之间控制的海运市场规模估计达到75%,并且将继续增加产量。在2014年至2017年间,它们的生产总量预计要增加2亿吨左右。

  价格需要走低来停止供应,但这种情况一直以来均未按其应有的速度那么快发生。矿业公司一直在削减成本,并且最大限度地利用资产,以适应越来越低的价格,与此同时其周围还有如此多低廉的流动资金,而这一直在帮助一些陷于困境的矿业公司保持运行。

  中国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另一大宗商品动力煤有怎样的前景呢?

  MC:中国在动力煤海运市场上所占比例略低于20%,该份额与印度差不多。但是由于中国一直以来均在向内地搬迁燃煤电厂以控制污染,这增加了海运煤炭的运输成本,因此它与国内产煤之间相比没有竞争力,进口随之可能会减少。未来印度需求更有可能会成为价格的波动因素。该国政府已将一些以前的煤炭许可证收回,然后重新拍卖。鉴于其官方目标是在2020年之前要使煤炭产量翻番,达到15亿吨,我们还要观察上述行动是否会转化为更高的国内产量。

  其他硬商品的前景如何?

  MC:从铜开始,它一般情况下对中国经济放缓并不太敏感。和其他诸如钢之类的金属不一样,它受到房地产的影响不太大。即使由于预期供应增长因素,它在随后若干年内还是面临一定的阻力,但鉴于它在超高压电缆方面的用途,铜还是有一定的增长潜力。

  铝则更容易受消费驱动,因此虽然大量存货过剩,再加上中国新增的产能将会使价格保持低迷,但是从需求角度来看,它的表现相对来说要好一点。而总的来看,由于市场仍会一直面临供应短缺的态势,因此锌的供需前景最好。

  在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终结的情况下,你对大宗商品更大范围内的格局有何看法?

  NB:我认为到目前为止,如果说大宗商品超级周期终结就有点过时了。我要说的是我们将会看到重心的转移。钢需求,铁矿石可能会不复往日辉煌,但是石油和天然气还未达到顶点。天然气的前景看上去一片大好。它正被称作通往低碳未来的桥梁。

  你预期中国在全球石油市场的影响力将会有怎样的发展?今年它们已宣布计划新推出一款在上海自贸区交易的原油期货合约。

  NB:成为石油市场上最大的买方显然能发挥一定的影响。中国希望成为价格制定者,而不是价格接受者。可以想象它们会制定一个基准,而且它们拥有实物储存。不过鉴于资本账户所有货币不能完全兑换,因此它还是会受到流动性的制约。